拆迁之后:有人破费升级 有人一夜返贫

王雪梅夫妻膝下有一儿两女,大女儿燕子18岁就出嫁了,二女儿和小儿子都在读小学。因为燕子的户口不从外家迁走,按照规定,这个户口在拆迁时能够获得相应征收补偿。补偿方式主要有两种,即产权调换和货币弥补两种方法,简单来说就是住宅安置和金钱赔偿。因而,王雪梅夫妻俩商量,打算给大女儿60万元作为补偿。

拆迁款怎么分让母女闹上法庭

王雪梅家住安徽省阜阳市颍州区某小区。这个春节,她的大女儿燕子照常带着儿子来娘家拜年,但那道因为拆迁“拆”出的裂痕,依然隐隐横亘在两边的家庭中。

原标题:拆迁之后:有人破费升级 有人一夜返贫

“别告诉爷爷你来了姥姥这儿了,不然下次不给你买货色吃。”送走来拜年的女儿一家时,因为与亲家的抵牾未消,王雪梅不忘嘱咐外孙。

2016年8月,王雪梅所在的罗庄被拆迁。罗庄北邻阜阳市第十七中学跟南京路第二小学,南与阜阳师范学院西湖校区仅隔一条马路,地理位置极佳。这一区域被拆迁后将用于北面两所学校的扩建以及大学城红街项目的建设,因此罗庄拆迁的抵偿费用比其余村落更高一些。

2016年的秋天,王雪梅所在的罗庄拆迁,攻破了这家人的宁静生活,也引来了她和大女儿燕子之间一场长达半年的官司。

拆迁后可能得到较高的补充,这对罗庄的村民来说原本是大好事。但王雪梅一家却由于拆迁卷进了官司。

2016年8月18日起,罗庄开始进行拆迁,但王雪梅家里拆迁抵偿的调配问题却僵持不下,迟迟不结果。原来,大女儿燕子的公公见王雪梅家拆迁会得到大笔补偿,便撺掇着燕子向家里索要房子跟钱款,恳求娘家补偿一套屋子外加100万元。

和王雪梅家一样,她所在的村落,拆迁的家庭中不少也因为其中失掉的补偿款调配问题引发各类抵触,不少家庭“富了口袋,碎了亲情”。这些家庭或多或少都承受着亲人相争、兄弟阋墙、母女反目、婆媳不和等各类纠纷,夺利造成的创痕,久久难以弥合。